寧王的后路
2024-01-31 17:39 寧德時代 新能源汽車 巴西

2寧王的后路

來源:零態LT(ID:LingTai_LT)作者:林飛雪

從三件事說開來

1月30日,寧德時代發布公告稱,預計2023年歸母凈利潤425億元~455億元,同比增長38.31%~48.07%。

上一次寧德時代輝煌時,還是2021年最后兩個月,彼時寧德時代的市值一度接近1.6萬億,盤中表現更是逼近宇宙行、擊敗茅臺、占據公募C位。

或許“寧王”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成了“寧德時代”的代名詞。

然而,僅僅兩年后,寧王的天變了。2023年12月18日的市值只有6465億元,暴跌超過10000億。

有人說,這是大A股下場“整頓”動力電池行業。這倒不至于,但是,從寧王一度接近于壟斷動力電池市場,到如今份額和增速刷刷下滑,這種過山坡式地大起大落,讓寧王被資本看空的同時,也讓業界對其未來發展失去信心。

不過,跌跌不休的寧王并沒有看著市值蒸發望洋興嘆,其掌門人曾毓群正試圖通過一系列動作“曲線”救寧王。

01
寧王搗了“螞蜂窩”

根據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2021年全年,在國內動力電池企業中,寧德時代裝車量占比高達 52.1%,到了2022年全年,寧德時代的裝車量占比就已經下降到了 48.2%,而2023年1月到11月,寧德時代動力電池的裝車量占比則下降到42.91%。

沒有裝車量的占比增長,勢必就沒有市占率的提速,進而帶來的是整個動力電池市場份額的縮減。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顯示,2023年1~6月,在中國車載電池市場 (以裝車量為準) 磷酸鐵鋰電池,比亞迪的份額達到43.7%,超過了寧德時代。從2023年1~11月來看,比亞迪的市場份額為41.1%,超過寧德時代 (33.9%) ,排在首位。

對此,在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看來,電池頭部企業技術發展相對停滯,行業進入多元化發展階段。在電池企業和整車企業后續競爭中,整車對產業鏈的控制率將大幅增長,過去以"電池為王、資源為王"的狀態,將發生徹底改變。

事實上,這一觀點放到具體的動力電池市場而言,就是典型的“去寧化”浪潮。寧王市值暴跌,資本市場信心大減。

隨之而來的是比亞迪電池以刀片電池對寧德時代市場份額的不斷“蠶食”,加上越來越多的車企成立了自己的電池工廠,甚至在技術上做出了新突破。像吉利旗下極氪品牌就研發推出了“金磚電池”,蔚來則自研了150度電池包,長安推出了金鐘罩,長城汽車有蜂巢能源等。

顯然,隨著新能源產業的快速發展,出于控制成本、保障電池供應等因素考量,汽車廠商自建電池產能已經成為一種趨勢。

2022年是車企自建電池工廠最密集的一年,10月,廣汽埃安宣布其電池公司因湃電池科技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注冊資本10億元人民幣。同月,蔚來電池科技 (安徽) 有限公司也宣布成立,注冊資本為20億元人民幣。12月前后,廣州鵬博汽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 50 億元。該公司經營范圍涵蓋電池制造、電池零配件生產等項目,由小鵬汽車全資子公司鵬毅汽車科技 100% 持股。

當時,不知曾毓群是否先知先覺預測到一年后,這批在他這個寧王看來簡單就是“草臺班子”的一眾動力電池企業,竟然能揭竿而起,就像長期在供求不平等壓力下,而被寧王一不小心捅破了的馬蜂窩,讓曾毓群和寧王的局面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動力電池分析機構SNE Research發布報告稱,2022年1 月至 12月,全球新能源汽車 (EV、PHEV、HEV) 電池總裝機量為517.9GWh,同比增長71.8%。具體看,寧德時代連續第六年位列全球第一,2022年裝機量達191.6GWh,同比增長92.5%,占全球比重由2021年的33%提升至2022年的37%。比亞迪也實現70.4GWh裝機量,但同比增長167.1%,市場份額提升至13.6%。

由此來看,實際上在2022年,比亞迪的全球裝機量的同比增長167.1%已經遠遠高于寧德時代同期的71.8%的同比增長。

一邊是多家車企揭竿而起力求自給自足,不把占據上車成本最大的一塊業務外包給寧德時代等供應商。另一邊則是,除了寧德時代,車企們又多了比亞迪刀片電池這樣一個新選擇。當市場失去純寡頭競爭態勢之后,場內的玩家們自然會從價格到各方面給于調整。

比如,寧德時代也對合作車企提出了新的價格協議,具體措施為車企部分電池采購以20萬元/噸的碳酸鋰價格計算,剩余部分則是按照市價計算——當時國內電池級碳酸鋰的報價為48萬元/噸。不過該協議的達成的條件是:即接受寧德時代讓利協議的車企,在3年內采購寧德時代電池的比例不低于80%,且需提前支付一定比例的預付款。

這要是放在當年何小鵬親自去寧德時代工廠蹲點搶貨那會兒,車企們自然會一股腦兒簽下合同。但時下各種條件、環境、局勢都變了,寧王已不再是動力電池領域的那個寧王,多家車企成立電池公司,另有電池公司也拿下不少車企。雖然寧王也不缺合作伙伴,但搗了馬蜂窩的寧王,于合作伙伴、于資本市場甚至一時間成了避猶不及的存在。

如何破局,對寧王來說,成為最要緊的事兒。

02
出國謀出路

這第一件“細思極恐”的事兒,是寧王要去巴西買鋰礦。

巴西鋰礦這個項目,確實足夠誘人。名為Grota do Cirilo的鋰輝石項目是美洲資源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鋰硬巖項目,項目總資源量約為303.2萬噸LCE (1.45%氧化鋰) 。

而根據計劃,Grota do Cirilo鋰輝石項目于2022年12月開始試運行,項目第一期預計每年可生產27萬噸的高純電池級鋰精礦,相當于每年約3.67萬噸碳酸鋰當量 (LCE) 。

此外,基于對礦產儲量的最新研究結果,西格瑪鋰業表示,該項目在運營的第二至第八年有潛力生產出76.8萬噸鋰精礦 (10.4萬噸碳酸鋰當量) 。

這家西格瑪鋰業 (Sigma Lithium) ,正是一家在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 Jequitinhonha 山谷擁有鋰礦開采業務的公司,公司主要項目就是Grota do Cirilo。于2023年12月18日宣布其業務出售的談判已進入最后階段。這項交易原本預期將在年底前完成,但現在董事會預計交易將在2024年才能結束。

據《Exame IN》調查,有兩個財團正處于收購業務的最后階段。中國的電池公司寧德時代CATL和汽車制造商大眾汽車被視為最有可能的買家。據悉,特斯拉曾試圖接洽該公司,但交易未能取得進展。如今,Sigma在加拿大證券交易所的估值略超30億美元,由于鋰價下跌,今年累計下跌了15%。

這就很考驗曾毓群的判斷力和定力了。

一方面,要評估和判斷這個鋰礦的資源優勢及長期優勢如何;另一方面,還要對大眾汽車的競購有一個預期的心理價位。所以,這對于早就被國內市值問題纏身的曾毓群而言,似乎可以找個酒店下榻下來歇歇腳也歇歇腦。

第二件“細思極恐”的事兒是,寧德時代要去海外建廠,而當時沒有任何一家中國的電池廠有去海外建廠的想法。

曾毓群在2018年就為寧德時代找好了后路。

2018年,曾毓群將國際化布局的目光瞄向汽車工業發達的德國。此后,從2019年的開工建設,到去年初拿到許可證,再到去年12月21日,寧德時代宣布,德國工廠已按計劃開始生產首批鋰離子電池電芯。這些電芯已經通過了所有必要的測試。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工廠將為寶馬、戴姆勒、博世等歐洲汽車制造商提供電池電芯。顯然,只要能維系好這些客戶,這家工廠就“不愁吃喝”,而且能在適當的時候幫助曾毓群和他的寧德時代擋一擋“槍林彈雨”。

另外曾讓管理層揪心的另一樁建廠合作事宜,幸虧近日獲得了好的消息。2023年1月5日,福特汽車的一位發言人表示,福特汽車公司在 IRA 和指南中沒有看到“任何將我們與中國電池生產商寧德時代的技術許可合作排除在 (獲得補貼資格) 外的內容”。這意味著寧德時代與福特汽車公司的技術合作未被排除在新細則已生效的《美國通貨膨脹削減法案》 (IRA 法案) 補貼之外。

福特汽車去年 2 月宣布,將與寧德時代在美國密歇根州建設一座電池工廠,福特汽車擁有這座新工廠的所有權,寧德時代則提供籌建和運營服務,并就電池專利技術進行許可,該工廠目前正在建設中。該工廠將生產磷酸鐵鋰電池,為福特汽車在美國制造的部分汽車車型提供配套。

而寧德時代的國際化腳步顯然沒有停留的意思。其匈牙利工廠早就鋪開了攤子,但是當地各種組織不斷阻擾,以至于至今未能動工。

但話說回來,曾毓群通過5年前就布局德國工廠,且獲得名氣的訂單,加上與福特汽車的合作,這讓寧德時代雖然在國內暫時遭遇市值暴跌,但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何況,如今的寧德時代,還遠沒到這個地步。

03
國內悶聲做大事

第三件讓人“細思極恐”的事兒,是相比曾毓群在國內辦這幾項秘而不宣的大事,讓其股價市值什么的都不足掛齒。

那就是圍繞綠色能源的生產鏈建設和布局。去年,寧德時代旗下全資子公司在福建、菏澤、蕪湖、襄陽等多個地區注冊了不少于20家公司。

這20多家公司的法人都是張余,公司名字都含有“潤時”二字。

最先讓“潤時”浮出水面的,是“福建潤時海上風電有限公司”。

去年10月,寧德市自然資源局發布《關于寧德深水A區海上風電場項目海域使用論證報告的公示》?!豆尽凤@示,項目規劃容量800MW,擬安裝59臺單機容量13.6MW風力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為802.4MW,配套建設1座500KV海上升壓站。該項目建設單位為福建潤時海上風電有限公司,申請用海面積為566.6767公頃,用海期限30年。

寧德時代對海風市場開發早已看在眼中。

其全資子公司時代綠能早在2006就已成立,其經營范圍中就包含了“海上風電相關系統研發”等。隨后,時代綠能又相繼成立了多家子公司,以合作的方式入局風電市場。寧德時代2022年年報中也顯示,公司已通過全資子公司時代綠能在山東濟寧、江西宜春、廣東肇慶、福建寧德等地陸續開展光伏、風電等綠電開發。

而與以往相比“細思極恐”的是,寧德時代這回是要干一番大事情,因為,拿下這個項目的意義在于,該項目是寧德時代以獨立身份、并已經取得實質性巨大進展的海風項目。

要知道的是,此前海上風電產業鏈的下游風電場開發、運營環節,基本以能源央企為主。

一句話,點名真相,夠“細思極恐”了吧。

再說一件“細思極恐”的事兒吧,2023年8月,一家名為“一米八海洋科技公司”的新公司成立,引發業內關注,其業務經營范圍恰恰包括海上風電相關系統研發等。經股權穿透,該公司背后的大老板竟然是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

04
寫在最后

市值狂跌10000億沒有讓曾毓群坐立不安?;蛟S,大A股只是個練兵場,往遠了說有納斯達克和紐交所,往近點看,還有港交所。

只要把大事變大,整合資源,搶占頭部,寧王就還是那個寧王,除了曾毓群辦的國內外大事令人“細思極恐”以外。

在1月4日簽下猛士科技三年戰略合作,并確定將裝車猛士“百萬級豪車”。1月7日,寧德時代又和江汽集團共同宣布,雙方已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根據最新合作協議,江汽集團與寧德時代將在動力電池供應,換電技術導入,新技術、新產品聯合開發和應用,國內外市場拓展,產業鏈降碳等方面開展積極合作,共同制定行動方案,共建戰略聯盟。

看吧,這就是寧德時代,一家市值剛剛蒸發萬億的公司,該出海買礦的買礦、該深入合作的合作、該砸錢搞海上開發的就一直搞,這樣的企業,即便不被資本市場看好,但有朝一日會像不上市的那些大佬公司一樣,影響著一個時代的發展。

當然,當初的上漲有多瘋狂,今日的下跌就有多凄涼。

面對市值暴跌的現實,基民們也開始恐慌贖回,抱團基金也不斷地割肉甚至虧到清盤。“缺芯少魂”的那幾年,新能源被組團爆炒,今天嘗到惡果,可見新能源退潮的過程也有多可怕。

回看此前,寧德時代從幾十元暴漲到最高692元,翻了多少倍啊,可如今雖然下跌了62%,但把K線拉長看,仍然還在半山腰,下跌遠遠沒有結束,被套股民的苦日子也許還在后面。

只是,干了三件讓人“細思極恐”的大事的曾毓群,似乎已經將市值和股價拋在腦后。

在他心里,可能一個新的布局又在構思。正如,你怎么會想到股權穿透后,馬云竟也搞海上風電呢?這和他做過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八竿子打不著吧?你看,這就是企業家的眼光,只是這一次,曾毓群和馬云看準了同一個賽道。